海军远海联合训练编队海上“开炮”
来源:海军远海联合训练编队海上“开炮”发稿时间:2020-04-05 13:40:02


4月3日,重庆市江津区储备粮有限公司的成品大米仓库内,一名工作人员操作着装卸车辆装卸袋装大米。 新华社 图

新华社布拉柴维尔4月5日电综合新华社驻非洲地区记者报道:5日,南苏丹成为非洲第51个报告新冠疫情的国家,目前非洲仅剩3国暂未报告确诊病例。

据介绍,我国粮食库存构成分三大类:政府储备包括中央储备粮和地方储备粮,是守底线、稳预期、保安全的“压舱石”;政策性库存是国家实行最低收购价、临时收储等政策形成的库存,这部分库存数量相当可观,常年在市场公开拍卖;企业商品库存是指企业为了经营周转需要建立的自有库存,目前入统企业有4万多家。

“近期国际粮价上涨更多是疫情造成恐慌性消费的影响,我国去年谷物净进口量为1468万吨,占我国谷物总消费量的2%左右,国际粮价上涨对国内粮价的影响十分有限。”魏百刚提到,3月份以来,我国大米零售价每公斤6.6元,面粉零售价每公斤3.95元,价格保持稳定,市场供应平稳。最重要的是我国小麦、稻谷库存充足,一旦粮食市场出现波动,我国有充分的调控手段进行平抑,完全有能力应对外部影响。

三是粮食库存量。目前我国粮食库存是充足的,库存消费比远高于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17%-18%的安全水平。小麦和稻谷这两大口粮库存大体相当于全国人民一年的消费量。

非洲疾控中心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非洲确诊病例累计8736例,死亡399例。为应对疫情,更多国家延长封闭隔离期限并做出专项资金安排。

他提到,除了有充足的原粮储备外,我国已在人口集中的大中城市和价格易波动地区建立了能够满足10到15天的成品粮储备,此外还布局建设一批应急加工企业、应急供应网点、应急配送中心和应急储运企业。目前全国共有粮食应急供应网点44601个,应急加工企业5388家,应急配送中心3170个,应急储运企业3454家。

在他看来,目前传导比较显著的是食用植物油价格,主要因为我国大豆、棕榈油、菜籽油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度比较高,而且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全球食用植物油普遍进入价格上涨阶段,叠加疫情影响,国内食用植物油价格有所上涨,可以预期的是涨幅会相对有限,在可控范围内。

这引发了公众对粮食安全的担忧,我国粮食够不够吃、要不要囤积等成为热门话题。4月4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做好疫情期间粮食供给和保障工作情况举行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和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相关负责人解答了相关问题。

胡冰川也提到,现有的粮食出口限制措施,主要是对疫情恐慌的应激反应,同时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全球农产品价格近期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幅度在8-10%左右。全球粮价上涨对我国粮价有一定传导作用,但影响不会很大。当前我国谷物对国际市场依赖度很低,水稻、小麦进出口主要是品种调剂。玉米和大豆会受一定影响,但是影响幅度有限,而且会在疫情结束以后带来一波下跌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