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图:8架空军运输机飞抵武汉
来源:高清图:8架空军运输机飞抵武汉发稿时间:2020-03-31 07:45:26


到家之后,住宅所在江北区政府工作人员打电话告知我居家隔离注意事项,并安排了一名中文流利的区政府雇员一日两次联系我记录体温。

△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新冠肺炎检测结果呈阴性的隔离人员从附近隔离点被送回至机场,可以回家了。

新京报:病毒的这种变化,会让诊断和治疗更困难吗?

美国重症医学会是第一个找到彭志勇的外国医学组织。2月8日,该协会关注到了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联系彭志勇做了线上分享。“那时候我还要介绍新冠肺炎是怎么回事,很多人还不清楚。当时很多医生觉得他们不吃野味,所以这个事情离他们蛮远的。”彭志勇说,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当时的新冠肺炎“主战场”仍在中国,还有医生问他,疫情是一个national的问题,还是global的问题。“当时我也不好说,只能说有全球化的可能性。”

△ 当地时间3月24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出机场的时候,机场大厅的大钟显示,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进一步排队等候检测的人很多,工作人员首先会核实旅客身份等基本信息,再询问有无症状。

这就是国际交流的意义所在,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互相改进,互相避免走弯路。虽然现在是我们在给他们提供信息,但说不定哪一天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转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我们跟国外的医生保持交流,也有利于更深刻地认识病毒。大家已经公认了,我们可能在未来的几年里都会面对新冠病毒,所以这个时候大家互相交换信息、合作,肯定会抗击疫情是非常有效的。

△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因为等候时间过长,机场工作人员前来解释原因:受3月22日刚施行的对所有欧洲入境者进行检查的政策影响,一天之间约有一千人被暂时隔离等待12小时后的检测结果。23日当天,安全起见,房间消毒后还需静置4小时才能入住,因此耽误了我们的转运隔离。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等待检疫入境的队伍。

新京报:国外专家也很关注疫苗和特效药吧?